亦安

深山的鹿,不知归处。
众生皆苦,唯有自渡。

【令后】当皇后娘娘遇上令妃娘娘

昂……还有8天正式开学,不过4天后的返校后我也写不了什么了。

预计……挤出时间更到第三章……

(谁能帮我补补生物和地理😣😣)

可喜可贺可歌可泣的是终于解锁了新的头像框😂

(二)璎珞选秀入宫

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,明月当空,周围静的连风声都轻了些。

“快!珍珠!”

“小姐……你真的决定了吗?真的很危险,况且放在以前璎宁姐姐定会伤心的。”珍珠迟迟不肯移动步子,她太了解璎珞了,她怕璎珞在府里娇生惯养到宫里倔脾气犯了没人为她收场。

“以前?”魏璎珞笑了笑,那个笑容,很苦。

“以前,姐姐活着,我自然可以无忧无虑,现在,姐姐死了,我就要进宫为她报仇。”她说的淡淡的,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。

“可是小姐……”

“走吧。不要回头,我去意已决。”璎珞拍拍她的肩膀,挤出一个微笑。珍珠终于跟了过去,可她不知道,在微笑背后,是无数声梦破碎的啜泣。

寒风冷冽,月色朦胧,两个黑影从魏府墙边跨过,璎珞回头一瞥,她们彻底离开了,这个装着她们无数欢笑声的地方,从此再无瓜葛。

“娘娘,今日秀女进宫,您就去看看吧。”

“秀女罢了,跟本宫有什么关系。”容音淡淡答道,此时的她一点也不想再坐在皇上旁边,因为永链。虽然,她认为自己还爱着他。

“娘娘,您就去看看嘛!”明玉道“首饰都备好了!”

容音宽慰一笑,她羡慕明玉的天真烂漫和无所顾忌,可谁让她是皇后呢。

“好好好,本宫去就是了。”

“太好了!”明玉转身和尔晴击了个掌。

容音轻轻摇摇头,放下手中正在摆弄的茉莉花,任由明玉和尔晴拉着她去更衣。

“哎呀!你干什么啊!”御花园内,传来乌雅青黛的一声尖叫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,小主饶了我吧。”

“这裙子是我专门为选秀准备,如今弄脏了,你说怎么办。你赔的起吗?”乌雅青黛尖声尖气的责问道。

“这……”眼看那小姑娘接不上话,马上要去选秀的魏璎珞闻声过来,“小主,我替她赔就是了。”

乌雅青黛一瞪眼,谁都知道魏府是在全国都大名鼎鼎的府,乌雅青黛她们的王府只是魏府的四分之一。

乌雅青黛一瞪眼,接过银子,走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魏璎珞弯下腰,问那个脸上还挂着泪珠的小宫女。

“回小主,我叫吉祥。”那小宫女怯怯的望着她。

魏璎珞心中一痛,她今天救她,是因为她想到了姐姐当年每日卑躬屈膝的样子,这让她很不舒服。

“奴才……祝小主能……当上皇上的妃嫔……”

“谢谢。”魏璎珞回过神,笑了一下。

转头离去,她看着一碧如洗的天空,小声嘀咕了一句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“选秀开始!”李玉的声音传来。

外面等候的秀女一下都来了精神,不停的抹着粉黛,个个摆出最妖艳的眼神和姿势。

除了魏璎珞。

她打心里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。

“你是一日要吃五餐吗?”

“这每天是顶着酱油瓶子晒太阳吗?”

随着弘历一连串的挖苦,秀女们都红着脸离开了,当然,包括乌雅青黛。容音在心里暗笑,皇上还是老样子,她的手不知不觉放到了弘历的腿上,而弘历则紧紧握住容音的手。

容音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,可自己的手被皇上攥在手心里,挣也挣不开,一连串的红晕悄然爬上容音的脸颊。

“魏佳氏族女——魏璎珞,年十六!”

魏璎珞抬头看着弘历和容音,心下一目了然,想着这回胜算不大,不如将计就计,皇上阅美无数,眼睛都乏了,也得看看不一样的了。

于是,超出众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——魏璎珞竟然转头就走。

“等等!”弘历看着众人异样的目光,才察觉到魏璎珞的举动,他不舍的放下刚刚牵住容音的手,准备看看眼前这人要弄什么幺蛾子。

“你可知——秀女不能私自离场大清法律是有明文规定的?”弘历质问,但不论是从脸上还是语气上都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在生气,按理说,弘历生气都不会再废话的。

“那皇上和皇后娘娘可知,男女不得在公开场合牵手,这不得体,皇上作为一国之君,皇后娘娘作为六宫表率,是不是应该收到惩罚?”魏璎珞不慌不忙的说道。

“你……”弘历面带愠色,却无法反驳。

容音一时尴尬的下不来台,但也暗自佩服眼前这人的聪明冷静,看着弘历气的七窍生烟,她缓缓开口“本宫罚自己半年宫份如何?你就不怕被罚吗?”

“不怕。既然来选秀,就要做好一声囚禁在紫禁城的准备,这和接受拷打有什么区别?”

这话正说到容音心坎里,她一直向往自由,却一生被这个无形的牢笼囚禁。

容音觉得,应该还这个女孩一个自由,刚想让李玉让她撂牌子,弘历却抢先一步道,

“这丫头有意思,留着,给朕解解闷,朕倒是要看看,她还有什么招数。”

“留牌子——”

容音一时接不上话,只得低下头不再看她。就在她低下头的一瞬间,她忽然看到那个叫魏璎珞的女孩嘴角微微上扬。

“不会……”以容音的冰雪聪明,应该早猜出来才是,只不过刚才被璎珞问蒙了。

“原来是故意的。”容音心里嘀咕道,“别说真的很有意思。”但她脸上还是那副温婉端庄的样子,但也是无比好奇。

“这魏璎珞也太嚣张了!”回到长春宫,明玉忿忿不平的说。

“嘘!人家现在是魏贵人了。”容音轻轻用一根小指竖在嘴边示意她安静些。

“娘娘,不如让魏贵人去纯妃那学学规矩,去钟粹如何?”尔晴建议。

“不行,你看她今天的表现就知道她不会轻易向别人屈服,皇上都不行,静好能行吗?”容音轻轻摇摇头。

“不如……让她去延禧宫吧。”

其实,容音还是有一些私心的,延禧宫和长春宫,分别在东六宫和西六宫,而延禧宫稍微偏远,在从前,皇上一年里也去不了几次。

其实说白了就是容音不想让皇上经常去延禧宫,也间接说明了容音还是爱皇上的,只因她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


评论

热度(64)